欧洲杯一夜创四大纪录 纳尼打入历史性第600球

葡萄牙队对冰岛队一战足以写入欧洲杯的历史,纳尼打入了个人欧洲杯处子球,而这粒进球也是欧洲杯史上第600球,葡萄牙边锋得以比肩哈维、吉雷瑟等传奇球员。

比赛进行到第31分钟,戈麦斯右路低传,纳尼冲入禁区右脚扫射破门。这是纳尼97次为葡萄牙出场打入的第19球,更是纳尼第9次在欧洲杯出场打入的第一球。

更重要的是,这个球是欧洲杯历史上的第600个进球。欧洲杯史上首球由南斯拉夫前锋加里奇在1960年打入,吉雷瑟打入第100球,威尔福特打入第200球,扎霍维奇打入第300球,亨利打入第400球,哈维打入第500球,纳尼则打入了历史性的第600球。

欧洲杯葡萄牙和冰岛的比赛当中,史上第一次出现了非常有趣的现象——冰岛队首发和替补总共出场了13名球员,所有人的名字都是以“son”或者“sson”结尾的,翻译过来就是“XXX松”。这样一支“松字辈”的军团是如何诞生的呢?

提到丹麦、瑞典等北欧国家队,不少球迷们可能会想起他们球员名字中的“森”或者“松”,比如热刺的丹麦国脚埃里克森(Eriksen)和瑞典门将伊萨克松(Isaksson)。其实这是一种决定下一代姓氏的方式,它被称作“父名”。顾名思义,就是用父亲的名字加上固定的后缀来决定子女的姓氏。“-sson”就是这样的后缀,表示“某某的儿子”。举例来说,如果一个男人叫容·埃纳尔松(Jon Einarsson),那么他的儿子不会随他姓Einarsson,而是会姓“Jonsson”,意为“容的儿子”(Jon’s son)。那如果是“容的女儿”呢?这个时候的后缀会变成“sdottir”,dottir字面上就是“女儿”的意思。

这种“孩子不随长辈姓”的现象,无疑大大增加了系谱学研究的难度,因此像挪威、瑞典等北欧国家后来都改用了固定姓氏。但在冰岛,这样的现象仍然十分常见,此次冰岛队参加欧洲杯,也让“松字军团”进入了更多人的视野。他们23人名单中有22人姓氏以“松”结尾,唯一例外就是曾效力切尔西和巴萨的古德约翰森——他的父亲叫阿诺尔·古德约翰森,不过他并没有叫阿诺尔松。

昨天凌晨,匈牙利队2:0击败奥地利队,绍洛伊的进球为球队首开纪录。在绍洛伊破门前,整个匈牙利为了欧洲杯进球已经等待了16068天。他们的上一个欧洲杯进球是在44年之前——1972年的6月17日。1972年在比利时举行的欧洲杯,四队通过预选赛跻身决赛圈。匈牙利半决赛0:1负于苏联,三四名决赛1:2输给比利时,库为匈牙利打入挽回颜面的一球。

1972年,中国第一台彩色电视机诞生。但欧洲杯的转播传入中国已是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所以不管资格多老的球迷,恐怕都没有机会看到匈牙利在欧洲杯中的上粒进球。

而曾经的足球王者匈牙利队上一场欧洲杯的胜利要追溯到1964年的第二届欧洲杯。半决赛负于西班牙,但在季军争夺战中匈牙利3:1(加时)击败丹麦,而这也是他们在欧洲杯赛场的唯一一场胜利。今天赢下奥地利后,匈牙利时隔52年再次品尝欧洲杯的胜果。上一次他们赢球,现在的主帅施托尔克刚一周岁。

昨天凌晨,匈牙利门将加博尔·基拉利首发出战奥地利队,他以40岁零74天的成绩创造欧洲杯历史最年长出场纪录。

加博尔·基拉利出生于1976年4月1日,早在1998年就完成了国家队首秀,巧合的是当时的对手就是奥地利,开场4分钟他就扑出了一个点球,一战成名。2015年11月的欧预赛附加赛,基拉利上演国家队第100战,成为匈牙利历史上第二位达到这一成就的球员。算上本场比赛,他为国出场104次,已经排名队史出场第一位。

俱乐部方面,基拉利从匈牙利国内的哈拉德斯出道,其后闯荡过德国和英格兰赛场,曾效力柏林赫塔、水晶宫、西汉姆联、阿斯顿维拉、慕尼黑1860、富勒姆等球队,如今已经重返母队哈拉德斯踢球。

由于喜欢穿宽松的灰色长裤,基拉利被戏称为“秋裤哥”。不过队友们对他都非常尊敬,匈牙利左后卫科尔胡特表示:“对于一名后卫来说,有一位这样经验丰富的门将在你身后,这意味着许多。”

在此之前,欧洲杯最年长出场纪录由德国传奇球星马特乌斯保持,马特乌斯在2000年欧洲杯对阵葡萄牙的比赛中以39岁91天的年纪出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