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总统们头疼的“第一兄弟”

就跟每个普通家庭一样,即使美国总统的家庭也会存在许多“不可外扬”的家庭问题,布什的小弟弟尼尔·布什总统的“家丑”本来也没有多少外人知道,但却被尼尔结婚20年的妻子莎朗给捅了出来。由于丈夫与别人发生婚外恋,惨遭抛弃的莎朗又是上法庭、又是扬言著书大曝布什家族22年生活中“不得不说的故事”,将布什弟弟的风流韵事一下子摆到了全世界媒体的面前。美媒体披露:事实上,美国总统布什并不是第一个为弟弟伤脑筋的美国总统,他的好多前任,像比尔·克林顿、杰米·卡特等,都曾身受过“第一兄弟”之苦。

美国前总统卡特曾经无可奈何对别人说过∶“我可以影响美国参议院的议员们,但我的力量却无法影响自己的弟弟比利。”

当杰米·卡特于1976年当选美国总统的时候,他的亲弟弟比利·卡特将自己的生活变成了一个国家级的玩笑。在美国佐治亚州普莱恩斯一家加油站工作的比利,可说是哥哥卡特的一个“酒醉版本”。当哥哥入主白宫后,骄傲的比利经常向记者夸耀白宫的烟灰缸多么漂亮,更让记者目瞪口呆的是,“不拘小节”的他甚至还当着别人的面撒尿。大口喝啤酒的比利像电影明星一样吸引了众多美国记者的关注,因此也给总统哥哥和卡特家庭带来了无休无止的头痛。

在卡特还在竞选总统时,比利就接受记者采访道:“我有个母亲,她在68岁高龄时竟然还参加和平队;我有两个妹妹,一个是思想圣洁、清心寡欲的传教士,一个却是戴着头盔飙车的摩托车手;我还有一个哥哥,他一心做着未来美国总统梦。在我的家庭中,也许只有我是唯一一个正常人了。”比利一边炫耀自己一顿能喝20到25瓶啤酒,一边道∶“但我不是每天都这么喝。”

但卡特总统显然对这个弟弟爱护有加,当他当选美国总统后,他希望弟弟能干些正事,譬如他曾想将弟弟弄到联邦调查局工作。卡特有一次对别人回忆道∶“我希望比利能听从我的计划,进入政府机构锻炼。当时我正准备对联邦调查局和中央情报局进行改组,我希望他能应聘到这里来工作,但比利却对我称,他对加入情报机构丝毫提不起兴趣。”

比利想做自己的啤酒生意,并将品牌命名为“比利啤酒”,然而,这个弟弟却尽给卡特添乱,竟然还当起了外国政府的“说客”。当时的利比亚政府神不知鬼不觉地借给了比利20万美元的借款,当比利花掉其中一笔钱后,因为无法还款被利比亚逼迫“登记”成为该国的一名“驻外特工”。当这件事情曝光后,卡特的总统生涯陷入了最艰难的时刻。

许多美国人认为正是比利的丑闻使哥哥失去了连任总统之战。当卡特在总统连任选战中败阵后,比利却一点也不为自己的行为感到后悔,他对记者道∶“我认为我帮助杰米的地方与我伤害他的地方一样多,他失去了44个州的选票,这总不能怪我一人吧?”

比利由于经营啤酒生意失败,欠了一债。最后他不得不卖掉自己的房子交清国内税收局的税务和欠款。比利于1988年死于癌症。

当尼克松于1962年竞选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州长职位的时候,他的弟弟唐纳德·尼克松却在梦想做美国的“汉堡包大王”,他甚至连广告词也想好了∶“你喜欢吃美味多汁的尼克松汉堡包吗?”

在上世纪60年代早期,唐纳德·尼克松梦想将家族的名字冠在众多连锁快餐店的大门外,为此他曾经以“尼克松弟弟”的名义向一名亿万富翁霍华德·休斯借款20.5万美元,这一事件被政治对手披露后,一些美国人认为它可能间接地导致了尼克松在州长之选中落败。此后,尼克松对这个弟弟可谓敬而远之,当他于1968年当选美国总统、并于1972年再次竞选连任成功时,这两回竞选中他的弟弟唐纳德可没给他添过任何麻烦。不过后来据消息人士披露,为了防止弟弟说出任何不利于自己前程的话,尼克松曾经命令联邦经济情报局的特工在唐纳德的家中电话上装上了多个。

当克林顿当选美国总统后,负责保卫总统家人安全的联邦经济情报局特工就给克林顿同父异母的弟弟罗杰·克林顿取了个绰号∶“头痛物”。不难理解白宫保镖为何会给罗杰起上这样的绰号,事实上,当克林顿还是阿肯色州州长时,罗杰就因为贩卖可卡因而在州监狱中蹲了一年大牢。

当克林顿成为美国总统后,罗杰却梦想在娱乐业成为大腕,他与唱片公司签下了一份摇滚唱片协议,并且在美国恐怖电影《异形骇客2∶血翼》中扮演了一个角色∶布巴市长。尽管罗杰没有成为明星,但日子过得也有滋有味。

克林顿在卸任总统职位前发布了最后的特赦令,包括他弟弟罗杰、中情局前局长多伊奇及白水案重要人物麦克杜加尔在内的130多人都得到了特赦,特赦令宽恕了罗杰从前犯下的贩卖毒品罪,让他能有一个干净的档案记录。但是这事并没有持续多久,2001年2月18日,罗杰·克林顿就又因为酒后驾车在加利福尼亚州的赫莫萨海岸被警方逮捕。

此外,对罗杰等人的特赦令让克林顿自己也陷入了难堪之中,联邦调查局调查发现,罗杰涉嫌以权谋私,收受了6名其他毒品贩子的钱,企图让总统哥哥对这些毒品贩子也进行特赦,此事甚至将希拉里的兄弟赫格·罗德汉姆也牵连到了其中。比尔·克林顿谈起这个兄弟时道∶“罗杰呆在监狱中对他是再好不过了。”

许多前白宫工作人员都认为,林登·约翰逊在白宫内为自己的弟弟萨姆·休斯顿·约翰逊安排“一席之地”决不是出于爱。为了让萨姆不会在约翰逊的眼前出现,白宫保镖们甚至得加班加点对他进行“看守”,许多人都认为,看守约翰逊的弟弟并不是一项容易的工作。

据报道,约翰逊总统的弟弟萨姆跟卡特的弟弟比利一样,也是嗜酒如命。萨姆比哥哥约翰逊小8岁,他自称是个“问题酒徒”。事实上,萨姆可没少让约翰逊提心吊胆,每当他喝醉酒后,就会有媒体来采访他,他就信口开河向新闻界大曝各种让约翰逊难堪丢丑的内幕。因此后来,约翰逊干脆将弟弟萨姆接到了白宫,并安排至少两名特工“照管”他。

当约翰逊死后,他对这名弟弟是否存在着“兄弟之爱”通过一件事一眼就能看出———尽管约翰逊生前是个百万富翁,但他在遗嘱中仅留给自己弟弟萨姆区区5000美元的遗产。

在一本传记里,萨姆·约翰逊将自己描述成为“白宫的囚徒”,他称自己很少被允许跨出白宫半步,即使出去,身边也至少会有一名联邦经济情报局的特工寸步不离跟踪他,监视他的一举一动。(罗斯/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