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讯:南非“民间观鲸达人”快乐助科研

7月一个普通的清晨,亚历克斯·沃热尔的手机收到观鲸群的信息:“2头座头鲸正快速经过(开普敦)菲什胡克岸边。”

信息来自有600多名成员的南非开普敦观测鲸鱼和海豚社交媒体群组,内容简洁,鲸鱼种类和地名均使用商定好的英文简写。没过多久,又有人发出信息,报告鲸鱼最新的位置。日常在群里发信息的人主要是“群主”沃热尔等热爱鲸鱼的本地人,他们出于个人兴趣,几乎每天都有人风雨无阻地在海边寻找鲸鱼。即使在观鲸旅游季之外,群里每个月仍会报告发现鲸鱼的信息。

新华社记者近日和沃热尔一同来到海边,沃热尔一边手持望远镜搜寻海面,一边为记者讲解观鲸知识:“鲸鱼会在水下待上一段时间,例如这里可以看到的座头鲸可能会在水下停留45分钟。如果你要找鲸鱼,不要只看一下就放弃,需要花几分钟甚至半小时才能确定它们是否在附近。”

今年50岁的沃热尔是一名私人飞机飞行员。上世纪70年代,他在海边第一次看到鲸鱼,从此开始喜欢鲸鱼。2019年,他和开普敦本地的鲸鱼爱好者组建了观鲸群,一起寻找鲸鱼。一些专业科研人员也加入群组,并经常查看观鲸群的信息,借此开展科研活动。研究人员表示,这些“民间观鲸达人”对科研帮助很大。

南非科研团体“搜寻海洋”负责人西蒙·埃尔文向新华社记者介绍,开普敦地处非洲大陆西南端,地理位置独特,有多种鲸鱼活动,全年都可以看到鲸鱼。南露脊鲸冬季洄游至开普敦海岸分娩,布氏鲸则全年生活在这里,开普敦西海岸夏季是南露脊鲸和座头鲸的觅食地,每隔一段时间还可以观测到行踪相对飘忽的虎鲸。

埃尔文等研究人员经常查看观鲸群的信息,并通过沃热尔开发的智能手机应用程序接收观测鲸鱼的信息。这款应用程序供大众记录目击鲸鱼和海豚的信息,内容包括种类、地点、时间、行为方式和数量等。沃热尔的初衷是为了方便自己做观鲸日记,但在设计时也考虑到研究人员的需求,加入了后者想要收集的信息类别。

群组成员经常将看到鲸鱼和海豚的信息上载至这款应用程序,并定期将应用程序收集到的数据发送至研究机构。群组成员还将拍摄到的鲸鱼照片上传至专业网站,后者通过比对照片追踪鲸鱼。比如,他们拍摄到的6头座头鲸曾在巴西出现,前两周又有2头鲸鱼和在马达加斯加出现过的鲸鱼一致。

群组成员、65岁的戴维·赫维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表示,他年轻时就喜欢大自然。1998年,他开始在开普敦经营游船公司,提供专业的游船观鲸服务。由于具有观鲸船资质,他常常和研究人员合作,再加上对鲸鱼的“痴迷”,赫维茨已是多篇鲸鱼科研论文的联合作者。他会协助研究人员为鲸鱼安装定位装置、观测鲸鱼活动、识别鲸鱼个体、拍摄鲸鱼图片和视频。

埃尔文说,“民间观鲸达人”对科研的贡献很大,因为专业研究人员实地调研的地点和时间受到限制,很难完全获得鲸鱼数量等数据。民众的参与让科研工作有“更多观察水域的眼睛”,可以更好地掌握鲸鱼数量变化的情况。民众有时还会看到一些“不寻常事件”,比如鲸鱼提早洄游、分娩,或出现少见的种类。

谈及观鲸的未来计划,沃热尔说:“我没有借此赚钱的想法,只希望继续造福想欣赏鲸鱼的人,帮助从未见过鲸鱼的人见到他们的第一头鲸鱼。”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