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德军首位取得20次胜利的飞行员不到十天却成了法军俘虏

“二战”中的德国空军人才辈出,一批受过良好训练、技术精湛、勇气超凡的年轻人,凭借性能卓越的战机和德国人首创的先进战术,取得了令人瞠目的空战战果。据统计,整个“二战”期间德国有107名战斗机飞行员取得了100次以上的空战胜利。

维尔纳·莫尔德斯出生于1913年3月,因飞机失事丧生于1941年11月,他短暂的人生如流星般的匆匆逝去。他是二战德军首位获得20次空战胜利的飞行员,是第一个超越里希特霍芬80架击坠记录的飞行员,也是空战史上第一个取得100次胜利的人,更是上千万德国军人中首位摘取钻石双剑银橡叶骑士勋章的人。

(上图)摄于1940年5月底、6月初,战斗机部队的首位骑士勋章得主莫尔德斯返回基地后,JG-53的官兵们为他举行了庆祝仪式。

1940年5月10日,德国发动了针对法国和低地国家的战争。头四天里,莫尔德斯大队与JG-53另两个大队一样都鲜有接敌的机会—德军的战略是以荷兰和比利时方向的佯攻把英法盟军的注意力完全吸引到北翼,从而掩护南翼德军在阿登山区展开的主攻。JG-53的飞行员们分成两批,一批为轰炸马奇诺防线后方目标的轰炸机编队护航,另一批则继续执行8个月里一直承担的任务—在法德边境的萨尔地区进行空中巡逻。

德军的线日开始显现,A集团军群的多个装甲师和摩托化步兵师已从“装甲部队无法穿越”的阿登山区破茧而出,开始了扑向英吉利海峡、拦腰切断英法盟军的长途奔袭。摆在这些摩托化机动部队面前的一道重大障碍是浩大绵长的马斯河 (Meuse), 为铲除古德里安第19摩托化军在色当 (Sedan) 建立的马斯河桥头堡,英法盟军派出了几乎所有的轰炸机前来阻挠德军的渡河作战。但是,由于行事匆忙,许多批次的英法轰炸机编队甚至都没有战斗机护航,结果遭到德军战斗机和高射炮的血洗,14日这天也被称为“德军战斗机飞行员的大日子”。JG-53三个大队都参加了色当空战,莫尔德斯大队当天声称击毁了7架战机,不过只有3架得到确认,其中的一架“飓风”战斗机成为莫尔德斯的第10个牺牲品。

随着德军突破了马斯河天堑并向英吉利海峡东北沿岸全力扑去,JG-53并没有亦步亦趋地追随装甲部队的脚步,而是又承担起为轰炸机编队护航的“传统责任”。第1大队在这一阶段的战绩明显减少,第2大队依然萎靡不振, 唯有第3大队一花独放—5月后半程里莫尔德斯的飞行员们取得了击落敌机近50架的战绩。5月18日,莫尔德斯手下的第7中队中队长维尔克 (Wolf-Dietrich Wilcke) 中尉被击落后跳伞求生,但未能及时归队。莫尔德斯焦虑地等了几天,希望这位炮兵将军之子能幸运地落在德占区。莫尔德斯并不知道这位未来将取得162胜的双剑骑士勋章得主已被法军俘虏,更意想不到半个月后自己也将面临同样的命运。21日当天,莫尔德斯率部与50余架英法战斗机进行了激战,他个人斩落了3架“莫拉纳-索尼埃”(Morane-Saulnier)MS-406型战斗机,到25日时他的个人记录已达18胜。

(上图)莫尔德斯与他的副官兼僚机飞行员格拉塞尔。格拉塞尔曾在700次作战中取得过103次胜绩,是橡叶骑士勋章获得者

5月27日,第3大队在法国亚眠西北与一批法军“寇蒂斯”战斗机进行了短暂的激烈空战,莫尔德斯本人收获了第19和第20胜,尤其是第20次击坠使他一夜间从军内名人跃升为知名度甚高的战争英雄。莫尔德斯当时飞在第8中队的最前列,当他发现6架法军战斗机正毫无警觉地向前沿飞去时,他带着手下绕了一个大圈,准备从法国腹地的方向出其不意地进攻敌机机群。莫尔德斯在接受战地记者采访时曾描述过此番空战:

“大家跟紧了,进攻!我们就像突如其来的风暴一样从高空向毫无警觉的敌机发动了进攻。我瞄准了后面靠右的那架敌机,潘腾( Panten) 少尉对准了左边的一架,而穆勒 (Friedrich-KarlMuller) 少尉赶到我们前头准备攻击带头的那架。‘布洛克’(Bloch) 战斗机!我已能清楚地看见它们机尾上的蓝白红三色条纹—一米一米地接近,冷静仔细地瞄准—命中目标了!我射出的炮弹和子弹把敌军的破飞机打成了筛子。又一架法军战斗机被击毁了!周围都是我们的战斗机,它们都在向各自的靶子射击。第二群4架梅塞施密特战斗机赶到了我们前面,他们正在进攻前头的那几架敌机,每架‘布洛克’都被身后的一架Bf-109死死咬住,敌机根本没有还手之力。库纳特 (Kunert) 少尉击落的敌机正燃烧着坠落,飞机坠地爆炸时发出的巨响表明我们已干掉了4架。敌机机群的指挥官仍在不停地摆动和困惑地翻滚,但我穷追不舍。他的战机也摔在地上爆炸了,离库纳特解决的那架敌机不远。潘腾少尉也命中了最后剩下的那架法军战斗机,后者只得紧急迫降。”

(上图)佩戴骑士勋章的莫尔德斯骄傲地站在自己的Bf-109E座机前。奇怪的是,战机垂直尾翼上显示的是18次击坠,而非20次。这架战机确属莫尔德斯,因为第3大队此时战绩居次席的加鲁宾斯基(Hans Galubinski) 中士仅有4胜。有人猜测说这架Bf-109E是莫尔德斯的备用座机,因而未显示出他在5月27日取得的那两次胜利。

5月29日,作为首位取得20次空战胜利的飞行员,莫尔德斯获得了战斗机部队的首枚骑士级铁十字勋章,戈林亲自将这一当时至高无上的荣誉授予给他,国防军战报也首次提到了他的名字。

法国战役第一阶段结束时,德军装甲部队抵达了海峡沿岸,敦刻尔克的英法联军余部也成功地撤回英格兰,法国东北部已被德国完全控制。德军第二阶段的作战任务是消灭索姆 (Somme) 河和埃纳 (Aisne) 河以南的法军,但在地面作战展开之前,空军先进行了代号“保拉”(Paula) 的大规模作战,重点轰炸大巴黎地区的机场、飞机制造厂和相关军事目标。JG-53 的三个大队参加了6月3日开始的“保拉”作战, 负责为轰炸机编队护航和进行空中自由猎杀。JG-53当日收获了14次胜利,其中包括莫尔德斯的2次,至此他总共执行了130余次作战任务, 但一直青睐于他的好运似乎在6月5日这天用完了。当天中午前莫尔德斯已击落了2架敌机,但在下午5时后的又一次空战中,法国空军少尉波米耶-莱拉盖斯 (RenéPomier-Layrargues) 偷袭得手,射出的子弹将莫尔德斯的战机从头到尾打成了筛子,但后者奇迹般地毫发无损。莫尔德斯曾如此忆述道:

“……我们飞行在约700米高度,突然发现了6架‘莫拉纳’战斗机! 当我准备进攻时,发现有外单位的2个Bf-109中队正从后面和上面进攻。他们离我很近,于是我后撤了一点,在上面观战……观察了一会儿后,我向一架已受到3架Bf-109攻击的‘莫拉纳’发起了进攻……身后都是我们的梅塞施密特战斗机,这时我的高度大约是800米。突然我的驾驶舱发出很大的声响,还冒出了火花,座舱一下子黑了下来。油门被打成了碎片,控制杆也被打坏了,我的座机迅速地垂直着向下栽去—该跳出去了,否则就永无机会。我按下弹射按钮,座舱罩顿时飞了出去,我那值得信赖的座机也最后一次提起机头,给我机会打开安全带和离开座椅。总算自由了!”

莫尔德斯随后打开了降落伞,伞降过程中看到钟爱的座机已完全失控,“就在落地前一刻它的机尾朝天,似乎不愿意相信自己在征服了25个对手后竟落得这般命运,然后垂直地栽到地上,熊熊大火立时而起。”18 莫尔德斯发现周围没有敌机,都是一些关注其命运的Bf-109,但他还是随风漂移了约60公里,最后落在贡比涅以西的一处法军炮兵阵地附近。

莫尔德斯降落后拔出手枪,打算消失在一处玉米地里,但法军很快从四面八方围了上来—与之前的维尔克等人一样,莫尔德斯也将在战俘营度过法国战役的剩余阶段。被俘后,莫尔德斯提出与击落自己的飞行员见面握手,但惊讶地得知他在击落自己后不久就阵亡了。法军的记录是这样写的:“波米耶-莱拉盖斯少尉射出的子弹将一架Bf-109打着起火了,德军飞行员立刻跳离了飞机。这个飞行员不是别人,正是莫尔德斯上尉,第195摩托化重炮团3营的炮兵俘虏了他。在与4架敌机进行空战时,波米耶-莱拉盖斯少尉在考利 (Cauly) 又击落了一架Bf-109。随后他遭到6架敌机围攻,被打得很惨。他的‘地瓦丁’(Dewoitine)D-520 战斗机像支火把一样坠毁在马里塞尔 (Marissel),飞行员本人阵亡。”

(上图)法军飞行员波米耶-莱拉盖斯少尉。1940年6月5日,正是他击落了莫尔德斯的座机。在当日稍后的另一场空战中,他遭到6架德军战斗机的围攻,不幸阵亡

莫尔德斯失踪的消息传到德国本土时,国人无不深感震惊,一周前他们刚从广播和报刊上认识了这个大名鼎鼎的英雄,怎么突然间就消失了呢?法军的战俘审讯记录曾说,莫尔德斯被俘的最后一刻还能保持相当的镇定,身上除了一张与戈林的合影外没有任何身份文件。

据说,抓获莫尔德斯的士兵曾用枪托砸他并踢他,扇了他耳光后还抢走了骑士勋章,但第195摩托化重炮团团长巴苏斯 (Bassous) 上校见到莫尔德斯时,颇有骑士风度地向他致歉,不仅归还了勋章,还特意将之安排到图卢兹 (Toulouse) 附近一座条件相当不错的军官战俘营。

没过多久,曾经的“欧洲第一陆军强国”就在纳粹的铁蹄下瑟瑟发抖,到6月底已举手投降了。莫尔德斯也很快地重获自由,6 月30日时还被带去面见德军第15摩托化军军长霍特 (Hermann Hoth) 将军,回国后又受到戈林的亲自接见。为安抚这位英雄,戈林命人将殴打爱将时最卖力的一名法军士兵判处死刑,莫尔德斯听说后反复央求戈林放过此人— 他并不怨恨这个士兵,反而还带有些许敬意,执拗不过的戈林只得依从。

莫尔德斯也是幸运的,因为德军在停战后发现,愤怒的法国人曾杀害过不少被俘德军飞行员。莫尔德斯回国后与善待他的巴苏斯上校保持着联系,据军史家弗拉施卡 (Günther Fraschka) 声称,莫尔德斯与巴苏斯两家即便在他们都离世多年后还保持着联系和交往。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