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克莱本钢琴大赛获奖者安娜·盖纽申涅即将来华巡演

而她的另一身份是俄罗斯人,在莫斯科音乐学院任职。在俄乌战争爆发的背景下,这位来自俄罗斯的钢琴家来到美国参加比赛,使得她在开赛前就成为了美国媒体的焦点。随着她一路过关斩将,在范·克莱本上引发不小的“轰动”。最终,她以其出色的表现赢得了第十六届范·克莱本钢琴大赛的第二名。

今日音乐作为范·克莱本大赛官方授权的中方媒体,首次在中文平台对大赛做了历史性的直播报道。广大中国观众也透过我们的直播,全程见证了安娜所有轮次的表现。

安娜在大赛上出色的表现,被北德舞台表演艺术评论(Onstage NTX)称之为“一场难得一遇的、饱含真诚和发人深省的表演。”当她在决赛上以柴可夫斯基《第一钢琴协奏曲》为比赛画上完美句号时,《留声机》杂志乐评人给予了其极高的评价:“安娜成熟的技艺,甚至会让我认为可以与巅峰时期的范·克莱本先生比肩。”

今天,我们很高兴地告诉大家,安娜即将于9月26日至10月2日,先后在上海、珠海、深圳、长沙四地开启她的首次中国巡演。(购票信息,详见文末)

参加范·克莱本钢琴大赛,对任何一位年轻的钢琴家来说都是一件大事,对安娜也是如此。安娜在知道自己怀上第二个孩子之前就申请了参赛,那时也还没有爆发战争。战争让一切变得措手不及和残酷,她突然需要面临很多无法迅速解决的问题。更严重的是,这意味着在预赛之前她甚至根本没有机会接触到钢琴。

“战争毁了我自己和其他许多人的生活。我们的孩子无法见到他们的祖父母,我也失去了心爱的莫斯科音乐学院助理教授的工作。”安娜说,“所以,对我来说最后的机会就是找到去德克萨斯州的方法,以我个人名义,作为一个我一直想要成为的人,去参加比赛。”

在回忆那段时光的时候,安娜的记忆仍然充满了彷徨、恐惧、沮丧和焦虑。甚至没有人知道俄罗斯钢琴家是否会因为各种制裁而被允许参加正赛。直到预选赛的前一周,范·克莱本钢琴大赛委员会明确表示,允许来自俄罗斯的钢琴家来参加比赛。很难想象,大赛做出这样的决定有多么艰难。这确实体现出了范·克莱本先生的愿景以及对年轻艺术家一贯支持的核心使命。

比赛开始时,安娜已经怀孕近七个月了,这让她的参赛更加困难。除此之外,每位钢琴家还必须准备近四个半小时的比赛曲目,其中包括三首协奏曲。尽管如此,安娜仍然感觉自己非常幸福,因为在她看来,整个活动像是一场真正的音乐庆典,能够在几乎售罄的音乐厅里和真正渴望看到选手们“秀”出音乐的观众面前表演她带来的全部曲目,是件非常幸运的事情。

安娜很早就开始参加比赛,对于参赛的意义也有着自己的领悟。她说:“俄罗斯学校的培养方式就像是在为奥运会训练运动员。从很早的年纪,你就得表现得像一个铁人,靠自己的力量走向胜利;你只有两个选择:要么赢,要么输。我的第一次经历是参加一场以肖斯塔科维奇命名的本土比赛。这对我来说是一次真正的挑战,因为我根本不理解此类活动的意义:我被迫与某人“竞争”,而不是像我以前那样为自己的兴趣而演奏。我记得我的老师说过:’你必须挑战自己的极限,让自己多一些类似的经验!’但最终,我最不关心的是获得最高奖项或给评委们或其他任何人留下深刻印象。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这都不是我的主要动机。”

然而,就是那次并不觉得快乐的经历,让她有机会来到德国,在柏林爱乐大厅首演,那一年,安娜7岁。“是的,这就是比赛的结果。”

安娜来自一个“平凡”的家庭,她的父母都是工程师,对音乐世界一无所知。她分享了一个有趣的故事,“我记得有一天,我的老师告诉我的爸妈我必须和她一起去柏林,他们的第一反应是你为什么要把我们的孩子从我们身边带走!”

即使是现在,安娜的母亲仍然会和她进行一些奇怪的对话,比如,她知道安娜的主要工作领域是音乐,但她仍然相信安娜将来会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

范·克莱本大赛是安娜参加的最后一场比赛。“比赛对我来说是一个挑战,尽管到目前为止这是一段美好而富有成效的时光。”安娜坦言,“我相信我作为’赛马’的角色已经到了合理的终点,现在我终于享受到了作为一名所谓的’个体户’音乐家的工作。”

在谈及参赛经历时,安娜对利兹钢琴大赛时的经历记忆深刻。因为利兹比赛有一个有趣的环节,要求每位参赛者每轮必须准备两套对比鲜明的曲目,评委会将在比赛前一天决定你表演哪一套。

安娜至今仍然记得总决赛之前自己有多么紧张,“利兹市政厅的建筑和出色的音响效果让我震惊,以至于我无法专注于自己的表演。进入总决赛,令我感到非常震惊,以至于第二天晚上,我不得不写信给组委会询问我被要求演奏哪首协奏曲,因为我根本没有听清评委的选择。” 当然,利兹比赛是一个让自己体验钢琴家日常工作的好机会。

对于比赛名次,安娜说:“我从来不是那种把赢得比赛作为主要目标类型的参赛者。我的主要想法是找到我自己的听众,他们会在我的演奏中找到一些有意义的东西。当进入更大的比赛时,会得到一个难得的机会通过在线直播推广自己的音乐。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将获得全世界的关注,这大概对自己的未来会有真正的帮助。”

“成为母亲后,我感受到自己的音乐成长了,也变得成熟了。可能是因为我正在面临的新挑战:从现在开始,我必须在成为一个好妈妈和寻找到不受打扰的、可以独自练琴的时间之间找到平衡。我还认为我的练习方式上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安娜这样说到。

安娜有一个令人羡慕的家庭,她的丈夫也是钢琴家,卢卡斯·杰努萨斯,曾在2010年肖邦国际钢琴大赛和2015年柴科夫斯基国际钢琴大赛中获得第二名。安娜说,“没办法!我无法想象自己和一个不明白自己真正喜欢什么的人生活在一起。尽管日程繁忙,我们仍然能够分享生活中的美好时刻,甚至一起在舞台上。”

在这次范·克莱本钢琴大赛的最后,安娜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仅仅是由于她作为来自俄罗斯的钢琴家在台上拥抱了乌克兰选手德米特罗·乔尼(Dmytro Choni)。“是的,我们在2017年布索尼国际钢琴比赛期间成为了朋友。我们都了解当今的现实和悲剧。音乐将我们团结在一起,因为它是一种不分国籍的通用语言。同样,当你站在舞台上时,你实际上并没有任何身份或性别,你只代表你自己,而不是你所代表的国家。我不明白为什么这种简单的表达快乐的行为对一些人来说会成为一个真正的问题。”安娜说,“与 Dmytro 一起在此类公认的比赛中获得最高奖项,这对我们来说都是一项巨大的成就。在完成六轮比赛,演奏了各种体裁和风格上对比鲜明的庞大曲目后,如果不互相尊重和钦佩,还能做什么呢?”

2023年9月26日至10月2日,安娜将先后在上海、珠海、深圳、长沙开启首次中国巡演。此次巡演曲目设计颇具匠心,上半场将演奏来自舒曼、肖邦、柴可夫斯基和魏因伯格的短小精悍的特性小品,曲目均为作曲大师们的早期代表作,可听性极强而趣味十足;下半场是两部重量级曲目——拉赫玛尼诺夫《音画练习曲》与普罗科菲耶夫《C大调第五钢琴奏鸣曲》(新版),以纯正俄罗斯钢琴学派的技巧演绎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的俄式美学。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