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蹄与战车:亚述帝国简史

经过几千年的默默无闻,公元前1000年代前期,对亚述来说是一个发展的好时期,在国际上,它四周无强敌,埃及正值后王朝时代,无力扩张亦常受到外族入侵,小亚细亚的赫梯帝国被自前12世纪末期,来自于巴尔干半岛的弗里吉亚人蹂躏和肢解,南方的巴比伦亦国势益弱,东方扎格罗斯山脉的伊朗高原的米底及波斯尚未兴起,只有北部的乌拉尔图成为亚述惟一强敌。不难看出,亚述的时代,已经到来。

亚述帝国时期对外的征服始于那西尔帕二世统治的时期(公元前883-859年)公元前883年,阿淑尔纳西尔帕二世继承其父图库尔提·尼努尔塔二世(Tiglathi-Nin II)的王位成为亚述国王。在位期间,他开始其庞大的扩张计划,前877年,阿淑尔纳西尔帕二世率军远征,从卡尔齐美什度过幼发拉底河,穿越安提俄克平原(Antioch),渡过奥兰提斯河,到达黎巴嫩山(Mount Lebanon)下。阿淑尔纳西尔帕二世宣布到达地中海边:“我用海水清洗我的武器,拿羊祭祀诸神。”首先他征服了那依瑞(Nairi)以北的地域,随后是哈布尔河(Khahur)和幼发拉底河间的阿拉米人。他残酷地了当地人的抵抗,根据他的碑文记载,“我(阿淑尔纳西尔帕二世)把他们的青年人和老人关为囚徒,并砍下一些人的手脚,割下一些人的耳朵、鼻子、嘴唇,青年人的耳朵和老年人的手堆放在他们的城市面前,我把他们的青年男女统统投入火中烧死,并焚毁他们的城市。”这场胜利之后,他未遭遇反抗地进军到地中海,沿途十多个小国王臣服于他。回国后,阿淑尔纳西尔帕二世为了显示自己的伟大,从亚述尔迁都,在尼姆鲁德建造了新都城。尼姆鲁德于前879年完工,围城8公里见方,有用来灌溉城市和周围田地的运河,还有卫城、神庙、金字形神塔和皇家宫殿。皇家宫殿周围栽种杉树、柏树、桧树、黄杨树、桑树、阿月浑子树和柳树,门口摆放石灰石和雪花石膏做成的珍禽异兽。同时宫殿中存放大量抢夺来的金、银、铜、铁和铅。阿淑尔纳西尔帕二世死后,他的儿子沙尔玛内塞尔三世(Shalmaneser III)继承了王位。

前858年,阿淑尔纳西尔帕二世死后,由沙尔马那塞尔三世作为其子继承亚述王位。沙尔马那塞尔三世在位35年,其中31年在征战中度过,主要战争目的是维持和扩大亚述在西部的势力范围。

前856年,沙尔马那塞尔三世几经波折后征服阿迪尼部落,将其并为亚述的一个省,并将其首都卡尔·沙尔马那塞尔(Kar-Shalmaneser)今提尔·巴尔西普(Til-Barsip)改名为沙尔马那塞尔要塞。前853年,亚述与叙利亚和巴勒斯坦的对峙达到顶峰,主要矛盾区域为奥伦特河流域的卡尔库尔(Qarqur)。在亚述的威胁下,大马士革和以色列在哈马的率领下形成反抗力量。由于沙尔马那塞尔三世急于取胜,形成同时的多处战场。在战胜大马士革和以色列后,沙尔马那塞尔三世炫耀道:“我用剑戳死他们的1.4万名士兵,我将他们斩草除根。平地太小,他们的尸体根本放不下,干脆埋在了广阔的乡村里。我用他们的尸体在奥兰提斯河上搭起一座桥。”

前828年,沙尔马那塞尔三世的一个儿子发动叛乱,企图推翻其父的长年统治,他还说服包括尼尼微和亚述尔城在内的27个亚述城市参与叛乱。年迈的沙尔马那塞尔三世派出另一个儿子沙姆什·阿达德五世前往平叛。动荡的社会影响到农业贵族和城市平民,他们开始反对王室贵族。前824年沙尔马那塞尔三世去世,叛乱在此后3年才被平息。此次叛乱造成了80年的政治动荡和经济衰退,亚述国力衰退,附属邻国拒绝进贡。

1957年3月,英国教授马克斯·马洛温首次发现位于尼姆鲁德的“沙尔马那塞尔堡垒”,1958年到1962年间,英国考古学家戴维·奥茨领导了尼姆鲁德的发掘工作。经过深入发掘后发现这座被称为“沙尔马那塞尔堡垒”的建筑群确实是沙尔马那塞尔三世的王宫,该王宫占地4.9公顷,由200多个厅室组成,并有高大的泥砖塔工事围成一座要塞。王宫中居住着国王、大臣、侍臣、妃嫔、奴仆和军队。整个建筑群中最雄伟的是觐见室,高约12米,墙上绘有壁画,如同整个王宫的规模超过阿淑尔纳西尔帕二世在尼姆鲁德的宫殿一样,该觐见室要大于阿淑尔纳西尔帕二世用石质浮雕装饰的旧觐见室。

此外,在沙尔马那塞尔堡垒的国王宝座上发现了沙尔马那塞尔三世和巴比伦国王马尔杜克·扎基尔·舒米一世(Marduk-zakir-shumi I)平等会面的情形。马尔杜克·扎基尔·舒米执政期间,其弟马尔杜克·贝尔·尤萨特(Marduk-bel-usate),也即卡尔杜尼亚什国王与其反目。沙尔马那塞尔三世曾派兵援助,帮助马尔杜克·扎基尔·舒米战败其弟。

同时在沙尔马那塞尔三世向南用兵时,历史文献首次提到了迦勒底人。迦勒底人最早于前9世纪出现在巴比伦尼亚南部,此前没有历史遗存。此后他们将成为该地区的主角。

马尔杜克·扎基尔·舒米为了报答沙尔马那塞尔三世的帮助,在他的儿子——后任亚述国王沙姆什·阿达德五世平息叛乱时,竭尽全力帮助了他。沙尔马那塞尔驾崩后,沙姆什·阿达德五世(英语:Shamshi-Adad V,?-前811年),新亚述时期亚述国王(公元前824年-公元前811年在位),即位元年,亚述发生严重叛乱,持续至公元前820年结束,削弱亚述和它的统治者。公元前814年,他于巴比伦击败亚兰部落。公元前811年,沙姆什·阿达德驾崩。留下了幼子阿达德尼拉里为继承人

作为沙姆希阿达德五世的继承人,其即位时年幼,由母亲摄政并施以影响。亲政后多次亲征,公元前796年进攻大马士革,并使以色列恢复向亚述进贡。他死后,亚述持续数十年中衰。

萨尔玛那萨尔四世(英语:Shalmaneser IV)(?-前773年),新亚述时期亚述国王(公元前783年—公元前773年在位),继承父亲阿达德尼拉里三世的王位,他对乌拉尔图用兵。他统治时期,贵族影响力越来越大,特别是军队统帅的干预,使他权力严重削弱。

到其子亚述-丹三世(英语:Ashur-dan III)(公元前773年—公元前755年在位),他统治时期,君权受到严重限制。公元前765年亚述发生瘟疫,公元前763年突发叛乱,持续至公元前759年再次发生瘟疫止。

到了亚述尼拉里五世(公元前755年—公元前745年在位),他统治时期,君权旁落。公元前746年起义爆发,他于次年战争中兵败身亡。此后,亚述氏微。

提格拉特帕拉沙尔三世在其本人的铭文中自称是亚述国王阿达德尼拉里三世的儿子,但他的出身并不明朗。如果他真的是阿达德尼拉里之子,那么他的前任亚述尼拉里五世就是他同父异母的兄弟。在亚述尼拉里五世统治时期,提格拉特帕拉沙尔是一名地方总督。前745年,亚述王国爆发了一场内战,亚述尼拉里五世在内战中死亡。提格拉特帕拉沙尔三世正是在这次内战中登上了王位(苏联历史学家认为,这次内战的实际性质是提格拉特帕拉沙尔领导贵族推翻了亚述尼拉里)。

提格拉特帕拉沙尔三世上台时的亚述王国正处于一个衰落阶段。由于前几任国王在位时发生了多次大规模内乱,亚述的国力水平较亚述那西尔帕二世(前883年~前859年在位)和萨尔玛那萨尔三世(前858年~前824年在位)统治下的强盛时期大为下降。地方总督拒绝服从号令,附属国纷纷独立,巴比伦地区的阿拉米人部落亦经常对边境进行侵扰。最大的危险则来自于北方强国乌拉尔图。乌拉尔图在亚述势力不振时迅速扩张,其影响力远达叙利亚和美索不达米亚北部,并支持那些地区的小国反抗亚述统治。在南高加索,乌拉尔图已经将亚述完全排除出去。由于乌拉尔图切断了通往叙利亚、安纳托利亚和伊朗的商路,亚述的经济也受到了打击。

面对这种不利局势,提格拉特帕拉沙尔三世实施了一系列重要改革。这些改革影响深远,终于导致了亚述在近东的霸权。

改革的一项关键内容是限制官员权力。在阿达德尼拉里三世时期,官员们权力极大,甚至可以在不通知国王的情况下擅自发动战役。地方总督往往形成割据,有的已经独立或是明显表现出独立倾向。提格拉特帕拉沙尔因此在各省任命名为“别尔-帕哈提”的行政长官来取代总督。行政长官的权力比原来的总督小,但仍不足以让提格拉特帕拉沙尔三世放心。为了进一步削减地方统治者的力量,他开始减小省的面积。对新征服的各省,则往往派遣宦官前去管理。结果省的数目增多了,到前738年,已知的省份多达80个;而省的长官的力量则减小了,而且还有许多人是宦官。提格拉特帕拉沙尔还允许平民直接向国王上书,以监视各级官僚。

另一些改革措施是针对军事方面。这些措施包括:组建由政府供给的常备军,促使无地者纷纷加入军队,从而增强了兵力;在直属国王的主力军队以外,地方也建立军队负责守卫并充当后备力量;征召被征服地区的居民为亚述打仗,于是大大增强了军力(外国人通常只能充当步兵,骑兵和战车兵还是由亚述人来担任)。在提格拉特帕拉沙尔三世时期,历史学家发现了有工兵存在的明显证据,这在军事上是一个重大进步。

通过这些改革,提格拉特帕拉沙尔三世巩固了统治并建立起一支强大的军队,从而为他的征服活动奠定了基础。

提格拉特帕拉沙尔三世的征服活动(绿色)及对以色列人的放逐。提格拉特帕拉沙尔三世以对帝国中成千上万人民的逼迁来穏固亚述的统治。

在提格拉特帕拉沙尔三世时期,亚述国家再次走上扩张道路。军事活动的开展与改革同时进行,或者比改革还要早。根据铭文(记载提格拉特帕拉沙尔在位年代的编年史,发现于卡拉赫)记述,提格拉特帕拉沙尔在登上王位的第一年就进军巴比伦。他先率军南下制服那些阿拉米人部落,然后向东渡过底格里斯河。巴比伦城的神庙祭司为使城市免遭洗劫向提格拉特帕拉沙尔表示恭顺。这次行动的结果是,提格拉特帕拉沙尔三世将尼普尔(苏美尔时代的宗教圣城)一带吞并,并在该地建立一个省。按照他本人的说法,他占领了“从杜尔-(库里)加尔祖,沙马什的西帕尔,……巴比伦城一直到乌克努河和(低海海岸)的地区”(“低海”是指今波斯湾)。提格拉特帕拉沙尔并且声称,他对待被征服地区的人民如同对待本国人一样。他派遣宦官去管理这些地区。

前744年,提格拉特帕拉沙尔三世发动指向东方的远征,一直进军到埃兰附近。这次远征所获的疆土组成一个新省,并留下一部分军队守卫。

前743年至前740年,提格拉特帕拉沙尔三世在西方粉碎了由叙利亚和安纳托利亚诸王公组成的联盟。这个联盟以叙利亚城邦亚珥拔为首,包括阿拉米人、新赫梯人和腓尼基人(可能还有一些叛乱的亚述总督),并受到乌拉尔图王国的支持。提格拉特帕拉沙尔三世集中了全国的兵力发动进攻。乌拉尔图国王萨尔杜里二世亲自率军前来援救叙利亚人,但在康马罕地区的战役中被提格拉特帕拉沙尔击败。提格拉特帕拉沙尔在获胜后没有对乌拉尔图本土进行试探,而是回过头来进攻亚珥拔。经过3年的围攻之后,他在前740年攻克了亚珥拔,前743年,亚述国王提格拉特帕拉沙尔三世率军侵入叙利亚。当时亚珥拔领导着一个由叙利亚各城邦组成的联盟,在乌拉尔图的支持下反抗亚述的侵略。但乌拉尔图在这次战争中被亚述击败,使叙利亚失去了保护。亚珥拔坚持抵抗了三年,最后被提格拉特帕拉沙尔三世攻陷。提格拉特帕拉沙尔杀戮了亚珥拔全城的居民并将城市夷为平地。并在该地置了一个省。这时叙利亚各邦已经完全屈服,大马士革和哈马都同意向亚述纳贡。同时向亚述表示臣服的还有腓尼基人的城邦推罗。

前739年提格拉特帕拉沙尔三世发动一次规模不大的战役,战胜了犹大王国的国王乌西雅。同年在叙利亚和黎巴嫩等地,他又占领了一些地区;对以色列王国的一次进攻则迫使以色列国王米拿现承认自己是亚述的藩属。据铭文记载,这一年承认提格拉特帕拉沙尔三世为宗主的还有一个阿拉伯部落的女首领。

提格拉特帕拉沙尔三世最重要的军事活动发生于前738年至前735年之间,是直接针对乌拉尔图王国的。他在前738年向东方发动远征,巩固了对米底亚地区的控制,并在马纳设立了一个省。前735年,提格拉特帕拉沙尔率军侵入乌拉尔图本土。他在野战中击败了萨尔杜里二世的军队,但无力攻克防守严密的乌拉尔图都城图施帕(位于今土耳其凡城,位于凡湖湖畔)。提格拉特帕拉沙尔三世于是在当地立了一块石碑铭刻他的胜利,然后率军撤退。在这次战争之后,亚述最主要的敌人和制衡者乌拉尔图开始衰落。

前732年,提格拉特帕拉沙尔三世开始执行征服大马士革王国的计划。事件的起因是大马士革国王利汛与以色列国王比加联合进攻犹大王国。犹大国王亚哈斯筹集大量款项向提格拉特帕拉沙尔求援,后者决定借机征服大马士革这个最强大的叙利亚城邦。提格拉特帕拉沙尔采取迂回战术,先北上占领了地中海沿岸的非利士人诸城,然后南下征服大马士革的盟友加沙(前732年),以及各阿拉伯部落和以东、摩押等小国。这时以色列国内发生了巨变,何细亚杀死比加篡夺了王位,并立刻向提格拉特帕拉沙尔投降。提格拉特帕拉沙尔于是占领了以色列王国的大部分疆土,将其北部设为亚述的一个省。就这样提格拉特帕拉沙尔三世完成了对大马士革王国的包围,并且消灭了它的所有潜在盟友。他随即以优势兵力对大马士革展开正面进攻。提格拉特帕拉沙尔三世先在野战中击败了利汛,然后围攻大马士革,经过一年的围困攻陷了这座城市。经过此役,大马士革王国被彻底摧毁,叙利亚各邦几乎全部臣服于亚述。

提格拉特帕拉沙尔三世在其统治末期再次对巴比伦发动攻势。他在第一次的征伐中只是攻占了部分地区,巴比伦国王拉布那沙尔还保留着王位。前734年拉布那沙尔死后,巴比伦发生内乱,一个叫纳布-姆金-泽里的人登上了王位。提格拉特帕拉沙尔三世借机率军攻入巴比伦,打败并俘虏了纳布-姆金-泽里。这件事在他的编年史里有详细记载。前729年,提格拉特帕拉沙尔实现了对整个巴比伦地区的控制(但允许巴比伦保留一套独立的行政机构),巴比伦的祭司集团也承认他为国王。他在巴比伦使用的王号是“普鲁”。

提格拉特帕拉沙尔三世曾在尼姆鲁德(今伊拉克摩苏尔附近)建造一座宫殿,这座宫殿在阿萨尔哈东时期被拆毁。在提格拉特帕拉沙尔在位末期,亚述国内发生了一次大规模叛乱。这次叛乱发生于前728年,其性质尚不清楚,因为记载此事的泥板已经损坏了。

前727年,提格拉特帕拉沙尔三世去世,他的儿子萨尔玛那萨尔五世继承了王位。一般认为提格拉特帕拉沙尔三世的统治是亚述历史上的一个转折点。他的改革为亚述帝国在前8世纪末期—前7世纪卷起的征服狂潮奠定了基础。在他之后的亚述诸王继续执行扩张政策,在一个短时期内几乎征服了整个近东地区(包括埃及)。这种军国主义的做法一直持续到亚述灭亡。

在提格拉特帕拉沙尔三世时期形成了亚述帝国的有特点的强制移民政策(“纳萨胡”)。此前的亚述统治者往往把被征服地区的居民直接变为奴隶或斩尽杀绝,所到之处夷为废墟。提格拉特帕拉沙尔的处理方法则是将被征服者分成小股强行迁徙到帝国境内各地,并特意使不同民族的人混居。这种做法使被征服者难以联合起来发动叛乱,但同时也使大量异族居住在亚述内地,造成“空心化”状态。这样做究竟是利是弊,研究者有不同看法。汤因比批评这种政策,并认为它是导致亚述灭亡的原因之一。

提格拉特帕拉沙尔驾崩后,萨尔玛那萨尔五世(公元前727年—公元前722年在位)即位,曾于前725年征服以色列王国,以色列国王何细亚的叛乱。当其叛乱时,他领兵包围了撒马利亚。3年后始攻克。但于城陷前去世。由弟弟萨尔贡二世继承。

萨尔贡二世自前722年开始与萨尔玛那萨尔五世共同摄政,直到前709年萨尔玛那萨尔五世去世后才单独统治亚述。目前并不清楚他是否是提格拉特帕拉沙尔三世的儿子或是一位“篡位者”,不过他忠实地继承了自提格拉特帕拉沙尔三世以来的统治风格。在他统治时期,亚述打败了以色列王国、埃及,并了埃及支持的叙利亚人和腓尼基人的起义,这时亚述帝国进入了颠峰时期。

萨尔贡死后,子辛那赫里布(阿卡德语:S^in-ahhī-erība,新教译作西拿基立,天主教译作散乃黑黎布,?-前681年),为亚述帝国的国王(统治时期:前705年-前681年),也是萨尔贡二世之子。在辛那赫里布的年代,他攻占并焚烧了75座城市,人和财物都被掳走,并且辛那赫里布曾经于前689年毁坏过巴比伦。然而他在攻打犹大时遇到鼠疫而元气大伤。

阿萨尔哈东为前任国王辛那赫里布之子,母亲纳齐亚。辛那赫里布死于宫廷政变;阿萨尔哈东在与诸兄弟的内战中击败对手登上王位。

阿萨尔哈东进行了一系列对外战争。他与阿拉伯人和腓尼基城邦都打过仗。在这些征战中最重要的是从前675年开始的对埃及的远征。前673年,他一度被第二十五王朝(努比亚王朝)的法老塔哈尔卡所击退。但前671年,阿萨尔哈东打败了塔哈尔卡,征服了包括孟斐斯在内的整个埃及北部。他随即自称为“上下埃及和努比亚之王”。

阿萨尔哈东其它军事行动主要是对帝国反叛的地区进行再。前673年至前672年,他曾与乌拉尔图联合行动,以追捕逃亡的奴隶和自由民。在这一时期,米底亚在斯基泰人的支持下脱离了亚述的统治,逐渐发展为一个强大的国家。在公元前670年人口达到700万人.

阿萨尔哈东的对内政策包括:承认巴比伦在整个美索不达米亚的首要地位,该城曾在前689年被他的父亲辛那赫里布毁坏。阿萨尔哈东对巴比伦进行重建,并对祭司集团作出相当让步。他也归还了美索不达米亚其它一些传统神庙城市的特权,并实行有利于整个祭司阶层的税收政策。

前669年,阿萨尔哈东去世。他将疆土分传两子,由亚述巴尼拔继承亚述,沙马舒姆金继承巴比伦。

亚述巴尼拔继承了父亲的巨大帝国,其疆域从埃及北部直抵伊朗高原。他继续执行穷兵黩武的政策。到前652年,已经征服了整个古埃及,并把安纳托利亚的的奇里乞亚也纳入帝国疆土。亚述帝国的军国主义至此到达巅峰。

但在亚述巴尼拔统治时期,亚述帝国已经显现出衰落的前兆。前652年,亚述巴尼拔的兄弟沙马什-舒姆-乌金起义。占领了巴比伦,自称为巴比伦国王,并且得到了帝国统治下的迦勒底人、阿拉米人、埃兰人和阿拉伯部落的广泛支持。亚述巴尼拔经过多年战争才把叛乱下去。为了惩罚埃兰人,他于前647年把埃兰最主要的城市苏萨完全毁掉了。这次起义严重消耗了亚述的力量,她从此失去了扩张的能力,只能对新兴的强国(米底和新巴比伦王国)进行一些防御战争。

前627年,亚述巴尼拔去世,其子亚述-埃提尔-伊兰尼继位。在旧约全书中,亚述巴尼拔被称做亚斯那巴。见以斯拉记4:10。亚述巴尼拔鼓励文化,亚述统治地区的文学和艺术在他在位时期取得了辉煌的发展。亚述巴尼拔是古代中东少有的有较高文化修养的统治者。他的抄写员们建立了西亚史上第一座有系统性的图书馆-亚述巴尼拔图书馆,收集了许多珍贵的泥版文献,包括史诗、学术著作和祭祀作品。其中包括著名的《吉尔伽美什史诗》。亚述巴尼拔位于尼尼微的王宫由一系列恢弘的浮雕所装饰,这些浮雕生动表现了战争、狩猎以及王室生活的情景。

亚述帝国的征服战争以残暴闻名,军队所到之处城镇都被焚烧破坏,财物被掠夺,居民被屠杀或被掳走,人口锐减的大灾难。由于亚述人在战争中的行为异常残暴,犹太人将亚述首都尼尼微称为“血腥的狮穴”。在辛那赫里布的年代,他占领并焚烧了75座城市,人和财物都被掳走。萨尔贡二世在位第一年远征巴勒斯坦的撒马利亚时,就俘虏了27,290人,及后他初次出征两河流域南部的一次起义时,把200,800人及大批财富夺回亚述,在巴勒斯坦地区的起义时,又把200,150人及大批掠夺来的财富带回了亚述。

这种残暴的政策导致到处都出现反抗,亚述很多次的出征其实都是起义,而战胜后却又往往进行更残酷的压迫,这种政策严重导致亚述帝国境内的经济衰落,由于被征服地区无法进行再剥削,引起神庙祭司奴隶主及工商业奴隶主的不满,导致在公元前8世纪后期,发生了提格拉特帕拉沙尔三世的改革。提格拉特帕拉沙尔三世主要改变被征服地区的政策,他不再对被征服的地区实施大屠杀,而是将居民迁到另一个地方去,尽量使不同地区不同语言的居民混合起来居住,使其不便交往,但准许他们携妻带子及带上部分财产。他们被封给土地,让他们独立经营,但无人身自由,分属于各奴隶主,生产成果要交给奴隶主。这在一定程度上缓和了统治阶级不同集团之间的矛盾,内部的安宁也加强了亚述的军事力量。因此从他开始,亚述又开始了更多的征服。

由于战争带来大量战俘,除部分战俘选去加入亚述军队外,更大的部分成为了奴隶。奴隶主包括皇室家族、军队、行政官及祭司等。他们从亚述获得了大量土地,财富和奴隶。另外还有一批工商业奴隶主,特别是在巴比伦尼亚,由于经济和政治实力增强,故能从长期斗争中从亚述帝国取得了自治权。奴隶主的土地往往不是集中一处,而是分散许多地方,所以他们又会另外聘请管理人去管理奴隶。

亚述帝国时期由于铁器的使用,有利于改进耕作工具,提高了效率,经济也得到发展。亚述是一个多山地区,铁器使用令开垦荒地的能力提高。长期的战争某程度上也加速了亚述的经济发展,胜利带来了大批战利品,也带来了大批战俘,从而大规模增加生产力。占领的地区同时成为亚述巨大的市场及贸易通道,其中两河流域、腓尼基等地原本已拥有非常发达的农业和商业,这一切都为亚述帝国创造了有利的经济发展条件。不过亚述对征服地区只管掠夺却欠缺建设,被征服的人民除了向亚述人交纳贡献以外,还要负担劳役,因此客观经济发展条件未被充分利用。

公元前626年,巴比伦尼亚宣告独立,由亚述派去驻守该地的迦勒底贵族那波帕拉沙尔自立为王,建立新巴比伦王国,并与伊朗高原西北、同受亚述统治的米底人结成同盟,于公元前612年攻陷亚述首都尼尼微,亚述帝国覆亡,遗产被新巴比伦王国及米底瓜分。

分析亚述帝国的覆亡原因,其一,从根本上,亚述帝国是靠军事征服建立起来的帝国,帝国不但未能满足对社会经济的发展,反而作出破坏。其二,国内人民的不断起义削弱了亚述的国力,即使情况比较好的巴比伦尼亚也是起义不断。公元前721年,亚述帝国出现宫廷政变,政局混乱,马尔都克·阿帕尔·伊丁二世依靠迦勒底人的力量,占领巴比伦,自封为王,并与埃兰结成同盟对抗亚述。与此同时,叙利亚和腓尼基的居民也作出起义,并得到埃及的支持。公元前702年,马尔都克·阿帕尔·伊丁二世再次起义,准备与埃兰、阿拉伯、亚拉姆人、犹太、埃及结盟,起义失败后,又组织犹太人起义,这次得到贝督因及埃及的支持。公元前691年,巴比伦再次与埃兰人、阿拉米亚人、米底人及波斯人建立反亚述联盟,双方会战于狄亚尔河边的哈努列,起义坚持了三年至公元前689年,才被亚述国王辛那赫里布成功。

亚述帝国另一个灭亡的原因是王室内部矛盾日益激化,特别是在帝国晚期,例如当辛那赫里布立其叙利亚藉妻子所出之阿萨尔哈东为继承人时,他的另外两个儿子杀死了辛那赫里布,阿萨尔哈东当上国王后,策密者逃至亚美尼亚,参与的人一律被处死。又例如公元前653年,巴比伦再度起义时,起义的领导人竟是亚述国王亚述巴尼拔的兄弟沙马舒姆。亚述帝国的覆亡原因可总结为经济发展不善、国内起义不断及王室内部斗争三个原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