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男扮女装的大佬与法国外交官相爱生子18年后才真相大白!

”,这首《木兰诗》想必大家都耳熟能详,诗中讲的是巾帼女英雄花木兰代父出征,在战场上立下赫赫功勋的故事。整首诗以“木兰是女郎”来构思,看似是写战争,其实着墨较多的是浓厚的儿女情长和爱国主义情怀。

”堪称是全文最出彩的地方,每次品读都让人不禁感慨:古人的化妆术,竟能如此的出神入化!

不论是女扮男装还是男扮女装,从古到今一直存在,而且还颇被大家喜爱。金庸所撰写的《天龙八部》里面的阿朱,就十分擅长易容术,男女模式随意切换,就连声音都能模仿得惟妙惟肖,对方根本察觉不出来。但是毕竟小说还是有诸多虚构的,现实中究竟有没有能够“瞒天过海”的化妆术呢,看了下面这则故事,我们就会恍然大悟,还真的存在!

他是北京青年京剧团的编剧,从小就酷爱京剧,曾经在北大礼堂演出《奇双会》,获得热烈好评。他也擅长化妆易容,曾骗了一个法国男人长达18年之久,而且两个人还“生了儿子”,直到后来真相大白,他们的恋情才公诸于世,留给后人无数谜团,他就是时佩璞。

上世纪60年代,在北京工作的法国男子布尔西科,在一次大使馆举办的酒会上,和一名“女子”相遇,这名“女子”就是时佩璞,只不过他当时由于演出的原因,经常需要男扮女装。

两人初次相遇,布尔西科对身旁这位美若天仙的“女子”很是投缘,而当时的时佩璞也没点明自己的身份,就这样互相交谈了起来。京剧的浓妆艳抹在月色的映照下,极具有东方古典美,再加上时佩璞举止投足间楚楚动人,可把布尔西科迷的神魂颠倒。

爱情来了,真的是挡也挡不住!布尔西科开始对时佩璞发起了攻势,在此期间,时佩璞也没有亮明身份,两人很快就进入了热恋期,来往密切。后来布尔西科工作调动,去了蒙古首都乌兰巴托大使馆工作,这期间他仍然多次往返北京、蒙古之间,依然和时佩璞保持着亲密的联系。

直到有一天,时佩璞告诉布尔西科说自己“怀孕了”,布尔西科听到这个消息后十分的高兴,毕竟自己和“妻子”坦诚相待这么久,怀孕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事实上,时佩璞的儿子是领养的,并给他取名为时度度。

1982年,布尔西科带着时佩璞一同回到了法国生活,1983年两人均被法国安全局逮捕,获罪的原因是泄露机密。事实上,布尔西科在中国的这段时间,也确实做过此事。二人被判了间谍罪,时佩璞的男儿身份随之也被暴露,布尔西科刚开始得到真相后,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认为是有人在跟他开玩笑,直到铁证如山的时候,布尔西科如晴天霹雳,他曾在法庭上宣称自己遭到爱人的背叛,后来还试图在监狱中自杀,不过后来被人救活了。

布尔西科与时佩璞的这段恋情公诸于世后,“雌雄莫辨”的布尔西科迅速成为法国人的笑柄,当时引起了巨大的轰动。美国华裔剧作家黄哲伦根据二人的恋情,还写了一部电影《蝴蝶君》,在1994年上映,一时间又成为热点话题。

那么问题来了,整整18年的时间,二人虽然聚少离多,但是毕竟都已经坦诚相见的,而且时佩璞说自己怀孕了的时候,布尔西科也是十分的开心,这就证明二人有着更进一步的亲密接触,那么为什么布尔西科没有发现时佩璞的男儿身呢?

有人猜测,时佩璞的演技实在是太神了,就这样骗了对方18年的时间。但是如果两个人在一起,再怎么高超的演技,也无法演长达18年之久,更何况是性别的问题。

还有人猜测,双方很有可能是一对“同性恋人”,但这个说法又有很多疑点,虽然说当时的思想还不是很开放,这种恋情不被世人接受和认可,但是如果布尔西科早就知道了时佩璞的真实身份,那么时佩璞又何必说自己怀孕了,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出狱后的二人最终还是没有联系,分道扬镳各走各的路,直到2009年6月30日,时佩璞在法国巴黎逝世,在时佩璞临死前,他还是给布尔西科打了一个电话:“

布尔西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表情很冷淡,他或许是被时佩璞伤害的太深,或许他对爱情已经绝望到了极点,相爱18年的“恋人”,最后还是不了了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